系蝴蝶结的南瓜

每年的万圣节前夕,南瓜一条街上都热闹非凡,喜怒哀乐各种表情的南瓜灯摆满了所有店铺的橱窗。和往年一样,今年依旧是威先生的南瓜灯卖得最好。

威先生用红色的绸带在所有南瓜梗上都系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红色的蝴蝶结衬托着金灿灿的南瓜,再配上一个古灵精怪的鬼脸,简直比最精致的工艺品都招人喜爱。小魔女吧布拉在这买了一个南瓜灯后,并没有急着离开,她趁威先生不注意,给其中一个倒霉的南瓜画上两条麻花似的眉毛,给另一个倒霉的南瓜贴上两撇胡子,再一甩魔杖让最倒霉的那个南瓜长出一条血红的舌头,然后便跨上飞天扫帚嘻嘻哈哈地跑掉了。

城市上空的风很大,把红色蝴蝶结上的飘带吹得唰唰直响。吧布拉拢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她早就想要一个这样的红色蝴蝶结了,系在头发上一定非常漂亮。但是很可惜威先生不许把蝴蝶结摘下来。

为什么非要听他的呢?呵呵,吧布拉咧嘴一笑,伸手一拽把那条鲜艳的红绸子就缠绕在她的手指上了。没想到那个没有了蝴蝶结的南瓜灯竟然大叫起来:“哇唔!我自由了!”

然后只见它跳下扫帚,一个前空翻加转体三百六十度向下面的农庄跌去。

“我的天呀——” 吧布拉心里一惊,手一松,红绸带顺风就飞走了,但吧布拉更关心的是那个南瓜,  “那可是我花了一个金币买的南瓜灯啊!可别摔碎了呀!” 吧布拉调转扫帚的方向,也向下面的农庄飞去。

吧布拉的顾忌是多余的,南瓜掉了鸡舍的草丛里,连块皮都没碰破。但是它却把正在喂鸡的菲丽大妈吓了一大跳。

“哇唔!好多鸡啊——祝我胃口好吧,大妈。”南瓜先是用硬邦邦的嘴给了菲丽大妈一个吻,然后便张开了红彤彤的嘴巴吞下了离它最近的那只火鸡。

“啊——”菲丽大妈把鸡食盆子一扔,冲出了鸡舍,与刚从天上降落的吧布拉撞了个满怀。

菲丽大妈颤抖地指着鸡舍:“好恐怖,有个南瓜吃了我的火鸡。”

吧布拉赶紧跑进了鸡舍,正看见南瓜吞下了最后一只火鸡。

跟在吧布拉身后的菲丽大妈伤心地说:“我还打算把它们变成烤火鸡,可是现在……”

“噗”南瓜灯一甩头,把一只热气腾腾的烤火鸡吐到了菲丽大妈的面前。再一看鸡舍,到处都是烤得香喷喷的火鸡。

菲丽大妈撕了一小条烤火鸡肉送进嘴里:“外酥里嫩,还带点南瓜味真是太好吃了。大家一定会抢购一空的。”

这时又一个人气喘吁吁地闯进了鸡舍,那是手拿红绸带的威先生。

威先生责怪着吧布拉,“红绸带是南瓜灯的封印,没有了那个蝴蝶结南瓜灯就不受控制了。”

“为什么非要控制它,我觉得它这样挺好的,还会做烤火鸡。” 吧布拉冲南瓜灯招招手,“跟我回家吧,我请你吃核桃。”

“太好了,我还没吃过核桃呢!”南瓜灯跳上了吧布拉的扫帚。

南瓜灯很高兴吧布拉能把自己放到餐桌正中央这个重要的位置上。它一边吃着核桃壳,一边把核桃仁吐给大家,还时不时讲上一个有趣的笑话。

爸爸,妈妈非常喜欢这个有幽默感、有个性的南瓜灯,它让吧布拉一家过了一个与众不同的万圣节。

如果每家都有一个这样的南瓜灯不是更好吗?我应该偷偷把所有的蝴蝶结都拽下来,吧布拉计划着。不知道此时的威先生要是知道了吧布拉的计划,脸色又会被气成什么颜色呢?

系蝴蝶结的南瓜

欢迎分享

微信扫一扫,订阅「故事36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