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老虎瑞佐

瑞佐是一只小虎崽。他有一件黄里带黑条纹的漂亮外衣。四条腿又粗又壮,像几根结实的树干一样。还有一条毛茸茸、柔软的大尾巴。小小的年纪,他那双黄黄的眼珠已经会用一种凶狠的样子望别人了。每当他发脾气时,两排雪白而尖利的牙齿后面就露出一条鲜红的舌头来。
瑞佐同妈妈住在一座山坡上的一个洞穴里。洞里有一张用干树叶铺成的吱吱作响的床。当他刚刚生下来时,喜欢成天躺在那上面,玩自己的脚,把藏在脚掌里的尖爪子伸出来。
可是,他刚刚长大一点儿,妈妈就强迫他从洞穴里走出去活动活动。于是他就学习跳跃,用后腿站立,往空中猛扑,用爪子抓树叶,等等。他还在石头上和阴影里学习使自己保持平衡。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瑞佐渐渐长大了。他每天都在外面玩,长得越来越结实。
有一天,瑞佐打算独个儿出去冒冒险。他在一棵粗壮的树干上把爪子磨了又磨,就上路了。一路上,他无论碰见什么都拿脚去踢。他一脚就能把路上的东西压扁,这使他开心极了。无论走到哪儿,森林里的小居民们都四散逃走,一面逃命,一面还惊惶地号叫着。这种情景可真令人难忘。他是多么强壮和了不起啊!
下午回到家时,他把自己做过的事全讲给妈妈听了。
“我是一只了不起的强有力的老虎,对吗?”他问。
“你是一只很有力气的老虎,但是还太小。”妈妈提醒他。“呵,过去睡觉吧。”
妈妈把树叶床给他铺好,用自己那条粗糙的舌头轻轻地给他舔了舔澡,然后就柔声柔气地给他哼着催眠曲,好让他快些进入梦乡。
瑞佐一天比一天走得更远,他每天都磨自己的利爪,每次都觉得自己更有信心,更能吓走那些大一点儿的野兽。夜晚降临时,他就回到妈妈身边,又对妈妈重复那句话:
“妈妈,我已经是一只强壮的了不起的老虎了,对吗?”
而妈妈却总是回答他那句话:
“你还是一个小崽子呢。”
然后,妈妈照例伸出红红的舌头给他洗洗身子,铺好床,给他哼催眠曲。
就这样过了很长时间。有一天,当瑞佐在树干上磨自己的爪子时,觉得自己比任何时候都更有力气。那天,他第一次自己捕食吃,并且得意洋洋地把战利品带回山洞,向妈妈炫耀自己的本领。
“妈妈,这回我该是只很有力气的大老虎了吧?”
那天晚上妈妈回答他说:
“是的,瑞佐,你正在变成一只大老虎。”
“有一天我要为你去征服世界。”瑞佐说。
“老虎所能做的一切,你都好好去做就是了,”妈妈亲切地劝导他,“我不要求你做更多的事。”
妈妈又用红红的舌头给他舔干净身子,铺好树叶,轻轻地哼着歌,直至小虎崽睡着。
随着力气的增长,瑞佐开始同别的动物较量了。很快他就确信,没有他不能战胜的对手。
“我要征服世界。”他又说。
一天早上,在开始做户外活动之前,他发现外面比往常要黑多了。
“出什么事了,妈妈?”他问。
“要下暴雨了。”虎妈妈回答。
就在这时,果然从天上降下一场倾盆大雨,直下得天昏地暗。雨点疯狂地降落下来,天上噼啪作响,像是有上千只饥肠辘辘的老虎在怒吼,山洞口横七竖八地躺倒着许多大树。
“谁有这么大的力气,把这些树都拔起来了?”瑞佐想。“风?”
“我要战胜风。”瑞佐说。
他一下子跃到洞口。
“风,滚回去吧!要不我就把你撕成碎片!”
然而,风吼叫得更凶了,似乎存心在嘲笑他。
“滚开,风!”瑞佐叫道。可是,暴雨淹没了他的吼声。
瑞佐一次又一次向空中扑去。可是,他那结实有力的爪子什么也没抓坏,什么也没压倒。这时,北风却越刮越猛烈,无情地把雨点吹进他的眼睛里,使他无法睁开。小老虎却仍然在搏斗,一面不断地说着:
“我一定要战胜你。我要这样,我要这样。”
狂风卷着暴雨向瑞佐扑来。最后,他终于精疲力尽,不再搏斗了。
不一会儿,暴风雨就像来时那样,匆匆地骤然停止了。瑞佐惊奇了好一阵子,于是快活地跑回妈妈身边。
“妈妈,看见了吗?我战胜了风。我是一只强大的老虎。我要以同样的方法去征服世界,并把它送给你。”
妈妈又劝告说:
“瑞佐,老虎所能做的一切你都把它做好,那你就会幸福了。”
然后,虎妈妈用她粗糙的舌头把儿子的毛舔顺。小虎崽睡着了。
当他一觉醒来,立即回忆起昨天是如何驱退雨和风的,顿时觉得自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力量。
这一天,他走啊走,一直走到一座峻峭的高山前面,才止住步。
“高山,别挡着我的路!”他对高山说。
他伸出爪子去抓山坡上的泥土。尖锐的利爪抠进了岩缝,使他感到一阵难以忍受的疼痛。这可不像风……也不像以前他的爪子抓过的东西。他抓啊抓,企图摇动这座巍峨的大山。而大山却一动也不动。
太阳直射在山顶上,照着瑞佐那双狂怒的虎眼,他的眼睛里面落进了许多泥沙。太阳开始落山了。小虎崽不能继续奋战,心里仍然坚定地想,一定不能打败仗。他要回山洞去休息,第二天再来接着干。他抬头望望被夕阳映得通红的山顶,喊道:
“喂,太阳脚下的高山!明天我一定要征服你!”
于是他就回到妈妈身边去了。妈妈照例把他喂饱了,铺好床,用粗糙的舌头舔他的毛,然后又哼哼着,直至他睡着。
“我是一只了不起的老虎,一只强壮的老虎,对吗?”在闭上眼睛以前,瑞佐问。
“你是一只年轻的老虎,但是很有力气。”妈妈对他说。
第二天,他很早就起来了,打算去征服那座高山。他忘了高山在什么地方,只记得是在太阳的下面。因为他是一只虎崽,还不知道昨天下午看见的那轮太阳是从西边落山,也不知道早晨太阳从东边升起。他一刻也没犹豫,就朝着太阳的方向走去。
走啊走,一路上都没有看见山。突然,一阵狂喜从耳朵尖一直流到那条又长又软的尾巴梢上。多好的想法啊:高山一定是被他吓倒了,所以就逃走了。啊,他是多么了不起,多么强壮啊!
走啊走,一望无际的大海拦住了他的去路。
“大海,给我让开道!”他威严地叫道。
大海没有理会他,波涛轻轻地拍打着海岸。
瑞佐生气了。他向大海冲了过去,又是咬,又是抓,却什么也抓不住。他狠命地拍击着海水,但是海水反而钻进了他的爪子,仿佛无论是谁,无论是什么东西都不能伤害它。
瑞佐向来喜欢身上干干的,又舒适又温暖,这一下让海水弄湿了,便更加怒气冲天。他使劲地挥动前掌拍打着,但还是不能让大海服从他。水进入他的眼睛里、鼻子里,他感到浑身不舒服。最后,他明白了这样打是毫无用处的。他开始渴望回到家里,躺在温暖的干树叶床铺上。他觉得全身无力,于是转过身来,摇摇晃晃地往回走。猛地,他停了下来:这是怎么啦?湿润的沙滩开始越来越扩大了。波浪渐渐地退回去了。原来是开始退潮了。毫无经验的小虎崽不懂这点,以为大海驯服了,听从他的命令才退回去的。
“不管怎么说,世界还是服从我了!我是陆地上最强大的老虎。”他对自己说。
他跑回家去,把这一切都讲给妈妈听。
“妈妈,”他疲倦地说,“我战胜了风,吓走了高山,刚刚又命令海水滚回去了。我是一只强大的老虎。”
“你会成为一只强大的老虎的,不过这会儿你还小着呢。”妈妈用红红的舌头把他舔干净,一面对他说。
然后,她给儿子唱着催眠曲,温柔地说:
“明天我跟你一块儿出去。”
第二天一早,虎妈妈就带着儿子出去散步了。
她把儿子带到一处悬崖陡壁,小虎崽从未去过那里。他们费了很大力气才爬上山顶。瑞佐走在前面。他一探出脑袋,就有一阵大风迎面刮过来。
“这就是风。”妈妈只说了这么一句。
瑞佐奇怪了,风竟敢吹得这样用劲。但是,他什么都还没来得及说,就看见远处有一座高山,而且是他以为被自己吓跑的那座山。
“那是高山。”妈妈又说。
瑞佐可弄糊涂了。难道他既没有战胜风也没有吓走高山吗?他想问问妈妈这是怎么回事。抬头一看,妈妈走到另外一边去了。她正站在悬崖的边缘,盯着什么东西看哩。虎崽走过去,看见悬崖的下面翻滚着汹涌的海浪,这正是他自以为喝退的海水。
“那是大海。”妈妈说。
瑞佐不知该怎么看待这一切了。但是妈妈没有再说一个字,开始沿着岩石慢慢往山下走去。
那天晚上,在山洞里,老虎妈妈温柔地弄好小老虎的床铺,用红红的粗舌头给他理着身上的毛。
“那么……亲爱的妈妈,请您告诉我:难道说我不是一只了不起的老虎,强大的老虎吗?”瑞佐焦急地问。
“不,瑞佐,你是的。”妈妈慈爱地说,“不过要搬动一座高山,让风俯首帖耳,让大海服从命令,还需要更大的本领。”
她轻声哼哼着,直到瑞佐进入深沉的梦乡。
在睡梦中,小虎崽听见妈妈最后这样说:
“瑞佐,一只老虎所能做的一切,你都做好了,就会是幸福的了。你会永远幸福的。不过,再也不要异想天开,不要去跟风打架,跟高山斗气,也不要同大海作对了。”

小老虎瑞佐

欢迎分享

微信扫一扫,订阅「故事36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