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鼓鱼

我们刚从观察棚往回走,手机突然响了。是阿山的电话:

  “大叔,今晚请你和阿姨喝粥。一定要来,机会难得。”

  到了港口,果然见到了阿山的船。他见了我,就从船舱端来一个盆,水里趴着一条活鱼。

  “认不认得?见没见过这种鱼?捉它要有高超的技术,一般人不敢惹它。我留了好几天,就是等你来的。”

  鱼肚扁平,黑褐色背稍隆起,头不大,两只眼圈(或是眼白)雪亮,尾短,呈圆锥形。鳞片有点异常。从常识看来,是种底栖鱼——喜欢趴在水底。

  “惭愧,不识货。”

  阿山伸手神速地将鱼捞到桌上。他的妻子阿惠已递给他一只筷子。

  “我不吃生鱼片!”我说。

  “有拿一只筷子请客吃鱼的吗?别,怕,我也不吃生鱼片。戏法开始了,用筷子敲鱼。”阿山说。

  那鱼很乖,静静地趴在小矮桌上。

  “噗”的一声,筷子敲下去了。只见鱼一颤。

  “敲,用力敲,不要停!”

  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

  那鱼将嘴张大,肚子鼓了起来,身上的鳞片——不,鳞片成了又尖又长的刺,正在竖起。

  阿山一手夺过筷子连连敲起。鱼肚子还在膨胀,背上、腹部两侧的刺直立起来了。

  我认出它了,小声对李老师说:“刺鲍。”

  阿山说:“我们叫它气鼓鱼。它爱生气,谁惹它,它就气成这样。”

  是的,听说,这种鱼熬粥,鲜美至极。

  “我给大叔说个故事吧!”阿惠又将鱼放到了盆中。

  “这个故事是阿爸讲的。”

  那天海况很好,风平浪静。阿爸下完钓钩后,抛下锚,将船停在礁石边歇息。突然看到一条鲨鱼从深海游来,全身银灰色,无鳞。鱼不大,也只不过两米多长,但裂到鳃边的大阔嘴,露出了一排尖利的牙齿。

鲨鱼几个来回一游,阿爸渐渐看到它是为谁而来的——

  左边珊瑚丛下,正趴着一群气鼓鱼,津津有味地啃食一窝小蟹。这种鱼喜欢挤在一起。但通往那里的水道不宽,被珊瑚挤得窄窄的。阿爸正观察着,只见鲨鱼一摇尾,灵活得像蛇,穿行在珊瑚丛中,向气鼓鱼群冲去。尽管它很灵巧,可还是碰了一枝珊瑚。

  气鼓鱼猛然张嘴吸取海水,身子鼓起,长刺挺立。

  鲨鱼眼看对手成了一堆长枪挺立的圆阵,只一摆尾,张大口,灵敏地一扭头,将离这团鱼几米远的一群气鼓鱼统统吞到了口中,那群鱼还没来得及鼓出刺来……

  头十只的气鼓鱼,它一口就吞下了!

  鲨鱼得意洋洋地卖弄着游姿,在珊瑚丛中游来游去,寻找着新的捕猎对象。果然又吞进了好几条鱼。

  不,不对。你看,它浑身发抖了,抖得它去撞珊瑚礁……

  眨眼工夫,它又在海里打起滚来。鳄鱼才用打滚来撕扯猎物,鲨鱼的牙可是锋利无比。不,它太贪心了,一口就吞下了那么多气鼓鱼,还吃了几条大鱼,上下牙都不磕一下,肠胃能吃得消吗?

  鲨鱼浑身哆嗦,翻滚得越来越厉害,一会儿向左滚,一会儿又向右滚,打得珊瑚枝稀里哗啦往下掉,滚得翻江倒海……

  它终于翻滚不动了,白白的肚皮朝天,躺在海面上。

  阿爸看到鲨鱼肚子上,这里那里前面后面都在动……它在装死?

  一条气鼓鱼从肚子里钻出来了,又一条钻出来了……钻出来的气鼓鱼,反身就趴在鲨鱼肚子上,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不一会儿,好像是接到了信号,这里,那里都游来了气鼓鱼,都欢欣鼓舞地参加了这场盛宴,连刚才进行防卫的气鼓鱼也来了!

  红色、青色、蓝色的鱼也都匆匆赶来参加这场盛宴!

  “虽然每种生物都有自己的猎食、防卫的特殊本领,但这个故事肯定是你编的!”我说。

  “要编也是我阿爸编的。我又没说是我看到的!”

  美丽新奇的一天又结束了。

气鼓鱼

欢迎分享

微信扫一扫,订阅「故事36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