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路

这座热带雨林潮湿闷热,可也神奇美丽。正午时分,透过藤蔓缠绕的高大树干,透过悬空重叠堆积的枝叶,透过镂空的缝隙,会有明亮温和的阳光洒落下来。
可昨夜里沉闷的雷声,却把整座森林搅翻了天;清晨,踏在被大雨浸泡过的林中空地上,就如同踏在一块巨大的海绵上。
你瞧,那大如瓦盆、形如梅花的象蹄印,触目地留在河边的细沙滩上,这就是象群经过的路标。寻觅着一个个硕大的象蹄印,准能找到隐藏在密林深处的象路,也就准能找到群居的大象家族。
而眼下,正有一头年轻的公象冲冲地往这块空地奔来。它心情是亢奋抑或许是烦躁?你看它四蹄举起又用力踩下,那是在做什么?几天来的摸索跋涉,让它终于见到了光明。往后的日子也终于可以不再担心啦,凭借自己灵敏的嗅觉和听觉,它坚信聪明的天赋终将准确无误地把自己引向记忆中归家的老路。
当然,它还是太年轻了,它还是没有搞清楚自己根本就不会在密林中迷路!因为那是家族赐给它的与生俱来的本领,是家族遗传给它的基因编码。所以它根本不用去在乎自己已经离家多久,乡音渺茫也有些陌生;也根本不用去在乎那咄咄逼人、苍翠墨蓝的丛林无边无际,阻隔他抬头望眼,阻断它归家的路途!其实,每个家族都有自己的独特气息,那是永远不会丢失的联络图!只要顺着象群留下的蹄印一路追赶,很快就能投入亲人的怀抱。
这头处在生命旺盛期的年轻的公象喜极而泣,像梦魇一样的孤寂郁闷都被甩在了泥淖之中。它耳朵向前伸张,长鼻轻轻地放下来,而后慢慢地再拱耸鼻尖,柔软的象鼻就像绸带在舞动,随后便发出了一声欢快的尖叫;那短短的象尾也在优雅地摇晃;久违的恬静和安详溢满双眼,就像清晨刚刚升起的太阳。
它调皮地踢了一脚草丛,太不可思议啦,草窠里竟被它踢出一窝蜂蜜来!
哪里想到竟会有这样的好事?它激动得浑身颤抖,眼眶都湿了,它已记不得自己有多久没有吃到这样的美味了。
它神情伟岸,身材完美无瑕,似乎隔老远都能听到它体内潺潺流动的生命能量—哪里会想到自己就像毛虫变蝴蝶一样,出落得仪表堂堂呀!
一根长鼻从额头直贯而下,一副犀利的长牙如同利剑出鞘般熠熠生辉,那可是最令大象家族最艳羡的!
算来,这头踏上归途的年轻公象离开族群也已经一年多了。而依据祖训:每一头发育完全成熟的公象—只要那一天来临,就必须被赶出生它养它的族群,让它独自去品尝漫长、饥渴、颠簸的岁月。
它还记得那天老象王突兀变脸,一双眼睛阴沉得就像两眼枯井,没有一丝怜悯与挽留,铁青着脸立在山垭口目送自己走远;如今再次踏上归途,或许是近乡情怯吧,它楚楚动人的眼神恍然也会流露出一丝儿迷茫。
小公象年满15岁前就要被撵出象群,遇到交配期,公象才会被允许回到象群里来。
16岁可是个血气方刚的年龄段,当然更是个喜欢无事生非的年龄;经过一年多的砥砺,它不会再那么莽撞,年轻的公象知道自己想要些什么;靠近上颌的牙基部也长出了清晰可辨的轮纹。它还记得老祖母常挂在嘴边的谚语:牙绕横棱所向披靡,牙生轮纹吓死虎豹。就不用去多说了,如今成熟已让这头焕发青春的公象—套上了绅士独有的鞍辔!
眼下的时节,正是漫山遍野苜蓿花盛大绽放的时候,远望迤逦的坡地,就像有紫色的云雾蒸腾而起,这可都是美味呀!至于说到那些好吃的,年轻的公象的食谱那可谓丰盛—鲜脆的芭蕉,肥嫩的竹笋,甜美的浆果,它是无一不爱;正在长身体的它,食量那是不可小觑,因此要找到足够的食物果腹却也并非易事。这一年多来,持续几天忍饥耐渴的日子,至今都是镌刻在它伤痛内心的烙印,无法抹去!
穿过一片黢黑色的岩石,绕过蚊虫密布、水蛭满堂的洼地,四周像殿堂一样展开绿叶的穹顶;飞鸟的鸣叫和拍动翅膀的声响,让这头年轻公象的心情一下子豁然开朗。金色的阳光在每一片叶子的边缘燃烧,而树枝和藤蔓能够伸展的空间显得拥挤,气温也骤然变得灼热。
几条汩汩流淌的溪水在这里汇聚,全都涌进了那些季节性的湖泊里。丛林因为潮湿而鼓胀,它们会毫不费力地疯长,不用几个时日就能覆盖任何一条道路;尽管湖泊的对岸就是大象家族在这个季节常常驻足之地,可年轻的公象心里有数,前面的路途也会变得更为狭窄,更为蜿蜒坎坷。
昼夜倏忽交替,今夜或许也是这头年轻公象要独自在热带雨林熬过的最后一个夜晚;此刻雷声轰轰响起,但是雨点却迟迟不肯落下。这一夜或许也是最漫长的一个夜晚,有意要永远清晰地留在它的记忆里了。
越是快到家,年轻的公象迈出的步子就越是矜持;那些熟悉的气味也越是让它感到眩晕。它甚至已经能感受到,这场滂沱而至的大雨,就是迎候它的至亲家族特地为自己彩排的一场唤醒童年记忆的省会。
清晨的山谷格外清凉,在曦光的映照之下,周围的岩石露出艳丽的赭黄色;灌木丛也在飒飒作响,一碧如洗的这场大雨让周遭显得更加郁郁葱葱;而散发着阵阵芬芳的,是翠谷里处处盛开着的蓝紫色鼠尾花。
眼前所见,是坍倒的树木和虫蛀了的树墩,年轻的公象知道那里常常是豪猪隐藏的窠巢;缠绕着藤蔓的灌木丛会有羚羊出没;铺满青苔绿毯的坡地群鸟则筑巢而居,在浅灰色的薄霾里啁啾应答。呵,久违了的童年乐土!呵,让我魂牵梦萦的家族驻地!
象群的迁居路线总是穿过溪水或河流,沿途的狮豹豺狼对这个家族的到来无不恭敬,就像迎接国王驾临一样;当然大象到来的消息也就这样不胫而走,很快传遍整座森林。
年轻的公象双耳张开,高兴得左右摇晃;一会儿又把鼻子高高举起,弯成钩状擎向天空,冲满热情地轻吼一声,好像在说:“我回来啦,童年的小伙伴仔细瞧瞧我、看看我吧!”
突然,年轻的公象怔住了,大耳朵警觉地竖着,硕大的头颅高高扬起,鼻子尖儿卷成球形探向风中,微微翕动。那是它在努力辨认着什么:空气中似乎飘来一丝儿沤腐的水葫芦散发出来的气味?又一丝儿风吹送过来的发酵干草的气味;不会错的,这就是好闻象粪的气味!太熟悉了,太好闻了!大象家族就在不远处,那距离简直就是触手可及啦!
大象每天几乎不停地在采食,成年象一天要吃掉150-280公斤食物!它们的寿命能达到70岁左右。所以,不吃肉也可以很强壮的哦!
合若:大象过着群居生活,因此群体中的每一成员之间的相互沟通显得很重要,它们靠强有力的叫声和耳朵的活动来交流信息。另外,大象叫声的频率很低,在14~24赫兹,人类只能听到20~2万赫兹的声音。低频声音的优点是传播距离远,因此,即使是相距4公里,大象之间也能很好地沟通。
人的身体共有639块肌肉,而大象的鼻子居然有4万多块肌肉。它有千万根神经末梢,鼻端生有一个(亚洲象)或两个(非洲象)手指般的突起物,有舌头尝味和鼻子嗅气味的两种功能。
年轻的公象一会儿摇着脖颈摆着尾巴,兴奋不已;一会儿屏息静气,努力地分辨着什么,顶认真的一副非常神态;此刻,像薄雾轻盈弥漫在空气里的—那是极不易察觉的一段低吟,那可真叫一个若有若无,虚无缥缈呵!要知道年轻公象有一双灵敏的大耳朵,是可以听见任何人也听不到的那种特殊声音的;那种宽厚低沉的次频音波,就是大象家族用来传递信息的一种特有方式;也唯有大象家族的成员,才能真正领悟和读懂蕴含其中的玄妙!
年轻的公象两眼含情,两只蒲扇似的大耳朵在曼舞轻摆;硕大的身躯竟像泡了酒一样,在不停地醉摇,甚至连几只白鹭落在它的脊背上,也是浑然不觉呀!
大象的背上、或它们周围都会有很多的小白鹭,它们是大象褶皱皮肤中寄生虫的清理者。
飘缈不定的浅唱低吟忽而徐徐升高,忽而音量渐渐增强,忽而音频又转低、转弱、转细微;突然细丝般轻柔的喘息之声戛然折断……
这是象王对久别游子的呼唤,扬起长鼻子,呼唤之声凝聚着象王浓郁深情的思念;年轻的公象完全读懂了,它凝神远眺、恭顺听命,恪守着家族的规矩和礼仪;它心驰神往、陶醉其中,不知今夕竟为何夕……
年轻的公象归心似箭,大步流星,踏过积水的洼地,迈过纵横交错的溪流沟壑,蹿上湖边一块高地,终于可以望见对岸山林中影影绰绰觅食的象群。
年轻的公象兴奋地发出一声吼叫,粗犷而雄浑,震得树叶纷纷落地。对岸密林里也此起彼伏传来了十几头大象洪亮的应答,顶风能传千里!几只散发着青春光焰的年轻母象,招呼着从山坡上跑下来,喜冲冲地往湖边奔去,它们富有弹性漂亮的长鼻子甩摆起来,青春的韵味如龙游蛇舞,炫耀着妩媚,抛洒着秋波……
骤然从远处的云层里,传来阵阵诡谲的轰鸣声;这是热带雨林从未有过的诡谲之声,撕碎了热带雨林亘古以来的厮守的宁静与安逸。狮豹豺狼未曾听过;鹫隼蛇鳄也未曾听过……千万年来热带雨林里的一草一木,都未曾听到过这种邪恶的声响!这是金属发出的恶声。
一架直升飞机破天荒地冲着热带雨林飞来了。年轻的公象本能地蹿入几株高大的合欢树身后,躲藏起来仰头张望——这空中突如其来的怪物,让它周身战栗起来,本能地发出低沉“呕呜呕呜”的哀鸣……
对岸的象群也如临大敌,高频率的吼叫声伴着恐慌是一阵夺命骚乱——高大的树冠急剧地摇晃,低矮的灌木林被横冲直撞的象群践踏得一片狼藉……

象路

欢迎分享

微信扫一扫,订阅「故事36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