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丁和神灯

  相传在古时候,中国西部的某城市里,有一户家境贫寒、以缝纫为职业的人家,男主人名叫穆司塔发,他与老伴相依为命,膝下只有一个独生子,名叫阿拉丁。  

 
  阿拉丁生性贪玩,他游手好闲,从不学好,是个地地道道的小淘气鬼。  
 
  老俩口一心一意盼着儿子学缝纫,以便将来能继承父业,并以此谋生度日。因为他们家境不好,没有多余的钱供阿拉丁读书或去学徒,更不可能让他去做生意。  
 
  但是,阿拉丁贪玩成性,从不愿意安心呆在铺中缝纫,总是跑出去找本地区那些贫穷、调皮的孩子们游玩鬼混,成天不回家。阿拉丁对此已习以为常,无论劝导、鞭打都不起作用。他既不听父母的话,为继承父业学好缝纫,也不肯学搞经营做买卖的本领,就这样一天天混了下去。他父母认为他的前途实在不堪设想,令人担心。  
 
  眼见儿子这种不成材的行为,穆司塔法大失所望,悲愤交集。  
 
  在阿拉丁十岁那年,他父亲终因忧郁成疾,一命呜呼了。阿拉丁不但不因为父亲之死而内疚,改变他懒惰放荡的性格,反而认为父亲一死,自己再不会受到严格的约束和管教了,因此就更加放荡不羁,越发懒散堕落,继续过浪荡生活。  
 
  他母亲看到自己的儿子不成器,半点希望都没有了,深感前途渺茫,不得已,只好把裁缝铺里的什物全都卖掉了,然后以纺线为业。可怜不幸的母亲,起早贪黑,靠纺线谋生度日,还要养活那不务正业的淘气儿子。就这样一直把他拉扯到十五岁。  
 
  这一天,阿拉丁同往常一样,正与本地区一群与他一样不务正业的孩子们在一起无聊地玩耍时,一个远道而来、看上去像一个修道士模样的外地人,来到他们身边,他站在一旁,若有所思地打量着这群孩子。后来他的注意力集中在阿拉丁身上。他仔细地盯着阿拉丁,细心观察、研究阿拉丁。最后他暗自忖道:“哦,他就是我所需要的那个孩子。”  
 
  原来,此人是从非洲摩洛哥长途跋涉到这里来的。他是摩尔族人,专搞魔法,精通魔术,并且擅长占星学。他长期以来,孜孜不倦地钻研这类歪门邪道,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终于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魔法师。如今,他不惜离乡背井,不畏艰险地旅行到此地,当然是有其目的的。  
 
  魔法师从他们中拉起了一个孩子到一旁,向他打听了阿拉丁的情况后,便走到阿拉丁身旁,拉着他说道:  
 
  “我的孩子,你大概是裁缝穆司塔发的儿子吧?”  
 
  “不错。不过,我父亲五年前就去世了。”  
 
  魔法师听了这个消息,一下子扑向阿拉丁,搂着他的脖子,边吻他,边挥泪,一副悲痛怜惜的样子。 
  
  阿拉丁被这个陌生人的举动弄得不知所措,他诧异地问道:  
 
  “老爷,你哭什么呀?”  
 
  “我的孩子,”魔法师用颤抖的声音说,“你可能不知道,我是你的伯父,你父亲是我同母异父的兄弟啊。我在外长期流浪,如今从老远的外地归来,带着喜悦的心情,怀着满腔期望,想和你父亲聚首见面,借此消除多年以来郁结在心中的思念之情,可不曾想到,今天听到的却是他逝世的噩耗,这怎能不使我伤心落泪呢?话又说回来,我能在这群儿童中,一眼就认出你是我的侄子,说明你具备着你父亲也就是我们家庭的血缘。尽管我跟你父亲分别时,他还没有结婚。我长期在外流浪,一直盼着能见他一面。可是,我们兄弟俩远隔千山万水,这种宿愿一直难以实现。没想到你父亲如今先我而去,这怎不使我大失所望,悲痛欲绝啊!”  
 
  他说着又一把将阿拉丁搂在怀里,显得格外亲热,继续说:“好在你父亲为我们家族留下了你。亲爱的侄子啊!我已是半截入土的人了,因此,我们家族只能靠你往下传了。”  
 
  魔法师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掏出钱袋,拿出十枚金币递给阿拉丁,问道:“亲爱的侄子,你和母亲现在住在什么地方?”  
 
  阿拉丁把自己家的住处指给魔法师看。  
 
  魔法师嘱咐说:“亲爱的侄子,你快些回去,把这些钱交给你母亲,并替我向她问好,告诉她,你见到了我以及我明天要上你家拜望她。”  
 
  阿拉丁与魔法师分手后,打破惯例,第一次在未到吃饭的时间就回家了,还未到家门口,他就激动地大声嚷嚷:“娘,我给你报喜讯来了。我今天见到了我那个多年在外流浪的伯父了。他还嘱咐我问候你,并说改日前来拜访你。”  
 
  “儿啊!我看你大概又养成了说谎骗人的坏毛病了吧,不然怎么会钻出一个伯父来呢?”  
 
  “娘,你这是怎么说的!刚才在街上,我的确遇见了一位年纪与父亲差不多的老人,他从人群中认出了我,并说自己是我父亲的哥哥。真的,他不仅拥抱我,吻我,而且还流着泪打发我来问候你呢。”  
 
  “儿啊!据我说知,你原来是一个伯父的,不过他早已去世了。怎么会又钻出一个伯父来?” 
 
  阿拉丁听了母亲的话,将信将疑,茫然不知所以。  
 
  魔法师跟阿拉丁分手后,好不容易熬过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急忙地外出寻找阿拉丁。只要见不到这个孩子,他心里就惴惴不安。他东张西望,见他又同那些淘气的孩子们在一起,便赶忙上前,把他拉到身边,亲切地拥抱他,然后递给他两枚金币,说道:  
 
  “你快回家去告诉你母亲,说我要去你家吃晚饭,不过在这之前,你要带我去看一看上你家去的那条路线。”  
 
  “行,跟我来吧。”阿拉丁欣然应诺,随即带着魔法师朝回家的路上走,边走边指给他看,一直到了家门前,二人才分手告别。  
 
  阿拉丁一口气跑回家中,把两枚金币递给母亲,兴奋地说:“娘,今天伯父要上我家来吃晚饭,这是他给你做饭菜的钱。”  
 
  阿拉丁的母亲很高兴,到市上买了各种食物,并向邻居借来杯盘碗盏,然后精心地开始烹调工作。待饭菜都做好了,她对阿拉丁吩咐道:“就怕你伯父不知道咱家的住处,你不如出去等他,见到他后,把他带来。”  
 
  “好吧!我这就去。”  
 
  阿拉丁听了母亲的话,正要出去接客的时候,突然听见敲门声。他赶忙出去开门一看,见魔法师和另一个携带酒和糕点水果的仆人站在门口。阿拉丁喜形于色地迎接他们。  
 
  魔法师带着仆人进到屋里,让仆人放下礼物,把他打发走了,才与阿拉丁的母亲相对而泣地寒喧一番,然后他突然问道:“我兄弟生前经常在哪儿起坐?”  
 
  阿拉丁的母亲指了指摆在一边的一条长椅子,魔法师随即走过去,伏在地上,边吻地板边喃喃祈祷,他泣不成声地说道:“我的好兄弟啊!和你生离死别,连最后见一面的愿望都不能实现,难道这是我命运太坏的缘故吗?”他埋怨着抽噎着哭个不止,此情此景,就是铁石心肠的人都会感动得流泪。  
 
  阿拉丁的母亲被他所表现的那种有声有色的情感所迷惑,心里真有些相信此人可能真是阿拉丁的伯父。于是她走上前去,把魔法师从地上扶了起来,安慰道:“人死如灯灭,你即使哭断了气,也无法让穆司塔发起死回生,不用这样伤心了。”  
 
  她一边好言安慰魔法师,一边请他坐下,并殷勤招待他。  
 
  魔法师坐在席前,渐渐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待恢复了常态后,他便同阿拉丁的母亲攀谈起来,说道:“弟媳啊!关于我的情况你大概一点也不知道,这也难怪,因为我与穆司塔发分手已是四十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我就离开了这座城市,从此开始过着流浪生活。我经过印度、信德,来到响誉世界的文明古国埃及,并在那里呆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我离开那里,继续旅行到遥远的非洲西部,在摩洛哥内定居下来,一住就是三十年。由于我与穆司塔发彼此音讯不通,可能他以为我早已不在人世了。  
 
  有一天,我独自坐在家里,突然感到无比的孤单和寂寞,一时间想起了家乡,想起了我的骨肉兄弟,也不知他现在究竟怎样了。随着这些联想,我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要回到家乡与亲人骨肉团聚的愿望。我顾影自怜,想到自己远离家乡和亲人,孤身流落在异乡,禁不住失声痛哭。后来,经过一番琢磨,我决心不管有什么样的艰难险阻,我都要回家乡一趟,并期待着同我兄弟重新见面。于是我对自己说:‘你再不能离乡背井像个游牧的阿拉伯人一样过流浪生活了。应趁有生之年立刻起程回老家去,跟兄弟再见一面。因为世态炎凉,说不准哪一天,自己客死他乡,到那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了。再说,你现在手边还算富裕,倘若兄弟窘迫,你该接济他;如果他富裕,他也该前去祝贺才是。’想到这里,我再也坐不住了,立即开始作启程准备。待一切准备好后,恰逢礼拜五休息日,我就动身了。一路上我经历千辛万苦,吃尽各种苦头,全靠上天保佑,总算平安回到家乡来了。一到这里,我就四下打听你们的下落。昨天,无意间碰见侄子阿拉丁跟一些孩子一起玩耍,由于天然的血缘关系,一见到他,我就凭直觉知道他是我侄子。因此在见到他的那一刹那,我身上的疲劳和内心的苦恼,顿时就消除了,但当得知我兄弟已经逝世时,我又顿感无限的悲痛和伤心。当时的情况相信阿拉丁已对你讲了。我此次回来未能与兄弟见面,内心非常的难过,但使我感到唯一慰籍的是,穆司塔法为家族留下了唯一的后代。”  
 
  魔法师说完,便把视线移到阿拉丁身上。  
 
  他通过观察,发现自己的这番话已深深打动了阿拉丁的母亲。魔法师给她这些慰藉,旨在借此阻止她再提丈夫生前的事情,以便顺利地实施他的欺骗计划。于是他问阿拉丁:“我的孩子,你现在以什么为职业?能凭自己的能力和本事养活你自己和母亲吗?”  
 
  阿拉丁无言可答,一时羞得低下了头。  
 
  这时候,他母亲迫不及待地说道:“事实可不是你想像的这样。向天发誓,他呀,是个不懂事的孩子。整天游手好闲,消磨时间,跟那些顽皮无赖的孩子混在一起,使他父亲悲愤成疾,忧郁死去。现在我自己的境遇也非常悲惨,终日劳苦,从事纺线,一双手白天黑夜不离开纺纱杆,靠这,每天赚几个面包,母子二人得以糊口。阿拉丁每天除了吃饭时间,从来不归家见我的面。说真的,我正打算把门锁起来,不让他进家,由他自己去找出路,养活他自己。因为我已经老了,精力衰退,从事这样的劳动越来越困难了。照此继续下去也不容易了。”  
 
  魔法师听了阿拉丁母亲出自内心的话,装出一副同情的神情,对阿拉丁说:“我的孩子,你向来行为不端,对于像你这样一个出生于诚实正直人家的年轻人来说,不应让你母亲这样年老体衰的人来养活你,你已不小了,难道不感到羞愧和可耻吗?我的孩子,你看看周围的一切吧,人们都是靠自己勤劳的双手来养家糊口、谋生度日的。你已长大了,完全可以通过学习来掌握一门技艺,我保证大力支持你。等你出师时,我的孩子,你便可自立谋生了。如果你不太喜欢你父亲的缝纫手艺,就可以选择你认为理想的手艺去学,你看怎么样?我的孩子,告诉我吧,做伯父的当全力帮助你。”  
 
  魔法师花心思讲了一通之后,见阿拉丁还是无动于衷,默不作声,觉得这个孩子生性懒惰,只想过浪荡生活,可以说是不可救药,但为达目的,他还是耐着性子对他说:“孩子,你明白我所说的那些话的意思了吗?如果你不喜欢学手艺,那么我可以替你开个铺子,为你准备好各种昂贵、豪华的货物,让你去经营生意,掌握交易场中贱买贵卖的赚钱本领,将来成为闻名全城的名商大贾。”  
 
  阿拉丁被可以成为名商大贾这句话说动了。因为他知道名商大贾有身份,有地位,吃得好,穿得好。他抬头望着魔法师抿着嘴笑一笑,然后低着头露出满意的神情。  
 
  魔法师细心观察着,见阿拉丁脸上露出的笑容,便知他已被做生意打动了,于是趁势引诱他说:“我的孩子,看来你愿意做生意,这证明你并不是无用的人,而是能成大事的,只是苦于没有机会。如今我替你开设一铺子,让你在不久的将来,成为商界中有名誉有地位的人物。明天,我就带你上市场,先给你买一套合身的专门为富商巨贾所制的衣服,把你打扮起来,然后再着手准备开设铺子的事,以此实现我的诺言。”  
 
  开始,阿拉丁的母亲对这个自称为丈夫的哥哥的摩洛哥人还抱着怀疑,听他答应为自己的儿子出本钱办货物、开铺子,心中的疑惑随即消失了。她已完全相信此人确是自己丈夫的亲哥哥,不然,一个非亲非故的外地人,是绝不会为自己的儿子做这种好事的。于是她开导儿子回头来走正路,改变懒惰、贪玩的坏毛病,立志做一个规规矩矩、自食其力的人,尤其要以能干的伯父为榜样,把他当亲生父亲来看待,好好听他的话,并教导他要把以往跟那些游手好闲的顽皮孩子在一起所消磨掉的时光弥补过来。  
 
  阿拉丁的母亲这样教训了儿子,然后起摆餐桌,端出饭菜,请魔法师坐首席,母子二人陪他一起吃晚饭。  
 
  魔法师边吃喝,边跟阿拉丁谈关于做生意的事。他的谈话使阿拉丁听得出神,兴奋得脸上发光,毫无睡意。  
 
  魔法师见自己的一番口舌有了结果,便放心地津津有味地大嚼起来,他开怀畅饮,喝得醉眼朦胧,直到夜深才起身告辞。临行,他再一次嘱咐说:“明天早晨我来,带阿拉丁去买商人们穿用的衣服,按计划行事。”  
 
  次日清晨,魔法师如约来到阿拉丁家,他没有进屋,一直站在门口等待阿拉丁收拾完毕后,便领着他一块儿来到市场中。在一家服装商店里,他指着那些衣服对阿拉丁说:“我的孩子,你喜欢什么样式的,自己挑选吧。”  
 
  阿拉丁听了伯父的话,满心欢喜地挑了一套漂亮的衣服。  
 
  魔法师为他付了钱,然后带阿拉丁上澡堂去洗澡。阿拉丁穿上新衣服,激动地一再对伯父表示感谢。  
  离开澡堂,魔法师又带阿拉丁去逛集市。他俩兴致勃勃的在市场上转悠。魔法师带着他,一边观看那些热闹的交易场境,一边对他说:“我的孩子,你今后要跟这些人结识往来,通过观察,向他们学习买卖的本领,从而丰富自己在这方面的经验,掌握经营的技巧。要知道,目前他们所进行的,将可能就是你自己的职业。”  
 
  逛过集市,魔法师带阿拉丁去逛城中的名胜古迹,并对他说:“通过参观这些神奇的建筑,你可以不断增长自己的见识,丰富自己的阅历,使自己尽快变得成熟起来。”  
 
  魔法师带阿拉丁去娱乐场所尽情玩乐的目的,是想借此打开他的眼界,以使他坚定想成为见多识广的富商的决心,这样他便会听话,而不至于随时变卦。  
 
  最后,魔法师带阿拉丁来到他住处——一所专为外地商人开设的大旅馆,并邀约各行各业的生意人和他见面,大伙在一起吃晚饭,他当着众人的面宣称阿拉丁是他的侄子。  
 
  天快黑的时候,客商们吃饱喝足,尽欢而散。魔法师这才把阿拉丁送回家。  
 
  阿拉丁的母亲见儿子身穿漂亮服装,完全变了一副模样,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激动得热泪盈眶。她千恩万谢地对魔法师:“好兄弟,你像亲生父亲一样对这个孩子关怀备至,我的感激心情是千言万语也说不完的,你对我们母子俩的恩情,我终身难忘。”  
 
  “弟媳啊!这不过是我的一点心意罢了,不值得一提,因为这个孩子等于我的亲生儿子。替兄弟抚养、教育他的孩子,对我来说,是责无旁贷义不容辞的。弟媳不必为此过意不去。”  
 
  “求上天保佑,哥哥长命百岁!从今以后,阿拉丁这个孩子将在你的庇护下过好日子了。我想他一定会听你的话。”  
 
  “弟媳啊!阿拉丁出身于善良家庭,本性是好的,只要我们好好引导他,在上天保佑下,我相信他能步他父亲的后尘,立志规规矩矩做人,以慰他父亲在天之灵。弟媳盼子成龙的心也就有寄托了。明天恰巧是礼拜五休息日,商界停业,因此,我打算带阿拉丁去城外逛公园。因为在那里,他可以同那些富商名流见面,借此增长他的见识,为将来在生意场上立足打好基础,这对他来说是有好处的。”魔法师嘱咐毕,便告辞回旅馆安歇去了。  
 
  阿拉丁在一天之内穿上了新衣服,又进澡堂,吃馆子,游集市、名胜,并跟许多商人见面,他的高兴快乐心情是难以形容的。又想到明天一早伯父带他出城去游玩,更是兴奋得整夜没合眼。 
 
评论人:续本蓉  评论时间:2007-5-27 

阿拉丁和神灯

欢迎分享

微信扫一扫,订阅「故事36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