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入魔鬼城

放学后,阿叶沙尔骑上他的大红马“小火驹”回家。

刚到“魔鬼城”东边的馍馍岭,“小火驹”一声长嘶,站着不走。

阿叶沙尔一惊,转脸看看,岭上一条白额黑耳黄褐色的大野狼,扬起脖子,对天嘶哭!阿叶沙尔心里猛一紧——遇上野狼了!他果断地一勒缰绳,命令“小火驹”从山那边绕道过去。

第二天放学,离馍馍岭好远,阿叶沙尔又听到一声狼嚎,看看,仍是那条白额黑耳黄褐色的大野狼。

回到家,阿叶沙尔把遇到狼哭的事,告诉了爸爸。

爸爸听了觉得奇怪,正常的野狼,为什么老在一个地方嚎哭?他要亲自去看个究竟。趁着天还没黑,牵出大白马,叫阿叶沙尔带路,直奔馍馍岭而去。

到那一看,岭上果真有一条白额黑耳黄褐色的大野狼。它看到人时,“喔——!喔——!”马上放声嚎哭起来。

阿叶沙尔爸爸认识,这种狼叫“天山雪狼”,常年生活在天山雪线以上的高寒地带,到了秋天才结集到“魔鬼城”一带来猎食。看上去,这是条怀孕的母雪狼。一般情况,怀孕的母狼是不出来猎食的,而这条母狼也并没有觅食,而在这儿嚎哭,看到人来,它不但不逃跑,反而跪下来求饶?它有什么为难的事要求人来帮助嘛?——是不是遇到难产了?

阿叶沙尔爸爸没有多想,勒住马,拿出支麻醉箭,搭上弓,要向大母狼射去。

阿叶沙尔一看,连忙上来大声说:“你又要打死它吗爸爸?”

“不。这是麻醉箭。哈萨克人怎么会伤害怀崽的母狼呐?你要知道,对付野狼嘛,一定要有两手准备,懂了嘛?等它麻醉了嘛,我要上去看个究竟。”阿叶沙尔爸爸说着,“嗖!”一箭射出去。

那条奇怪的大母狼,晃了晃身子,没走几步,应声倒在山头上。

等大母狼完全麻醉后,阿叶沙尔爸爸和阿叶沙尔跳下马,一齐向山上跑去。

阿叶沙尔对大母狼张开的大红嘴看看,喊道:“爸爸你看,狼嘴里咋么了嘛!?”

大母狼张开的红嘴里,有一根锋利的钢钉,从上腭一直戳到鼻梁外边。那是一根捕猎网上坚硬的钢钉。说明这条大母狼,已经中过有人设在陷阱里的夹子,它拼命咬断夹子才逃脱的。看样子,这根钢钉已经戳进去好几天了,伤口已经化脓,疼得不能合拢嘴。也就是说,这条大母狼已经好几天不能进食了,若不及时拔出这根钢钉,不但老母狼会饿死,连它肚里的小狼崽也会夭折。

阿叶沙尔爸爸毫不犹豫,迅速从大母狼嘴里拔出那根带着脓血的钢钉。

夜入魔鬼城

欢迎分享

微信扫一扫,订阅「故事36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