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上的杂货店

巧巧在原野上新开了一家杂货店。谁会是第一个顾客呢?

巧巧趴在宽宽的窗台上,看着窗外的原野。

这间小小杂货店离湖不远,和村庄隔着一片宽阔的田野。她能看到格子一样的稻田,能看到小丛小丛的树林,能远远看到村庄。村庄的房子看上去那么小,就好像是给田鼠住的小屋。

“你好——”

巧巧四处看,奇怪,没有看到人呀。

“这儿——”

她低下头,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哎呀呀——一只田鼠,耳边還戴着一朵花!

巧巧笑起来。

田鼠不满意了:“你在笑我吗?”

巧巧赶紧摆手:“你耳边这花真好看。”

“是吗?”田鼠笑了,伸手摸摸耳边的花,“适合田鼠戴的花可不好找。”也不说它在哪里找的。

巧巧想了想,从一个小抽屉里拿出剪刀和纸,咔咔咔剪出几个小花。她弯腰冲着田鼠伸出手,田鼠走到她手心。她把它放在柜台上,然后将小花轻轻往田鼠那棕黑色的旧裙子上一碰——“哇,”田鼠惊喜地尖叫起来,“太太太好看啦!”可不是嘛,纸剪的小花一碰棕黑色的旧裙子,就变成绣在上面的小花了。粉的,金色的,天蓝的,这儿一朵,那儿一朵,旧裙子一下好看起来了。

田鼠转起圈,裙摆飞起来,花儿也好像飞起来了。

巧巧笑眯眯地看着它。

好一会儿,田鼠才停下来,它朝巧巧鞠了一躬:“太谢谢您了。”

巧巧摆摆手:“请问,你要买什么呢?”

“您的店也对田鼠开放吗?”

“当然。”

田鼠点点头:“那您就得准备适合田鼠用的物品,比如说,针。”它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您有适合田鼠用的针吧?”

这一点巧巧没有想到。

“不能用纸剪的针哦。”田鼠又说道,“总没有真的针那么硬朗好用。”

“是一样好用的。”巧巧说,“我的剪刀可不是平常的剪刀,一剪就变成真的了。”

“那也不行。”田鼠固执地说,“我要真正的针。”

适合田鼠用的针得多小呢?

巧巧想啊想啊,她把装针线的篓子拿出来放在柜台上。她记得进货的时候选了很多绣花针。绣花针比普通的缝衣针要小,会不会有合适的呢?

由长到短、由大到小排列得整整齐齐的绣花针闪烁着银光。田鼠一根一根走过去:“不合适,不合适,不合适,不……”她停下来,在最末端有一根细小的针。它比其他的绣花针都要短,都要细。真不知道铁匠怎么把它做出来的,那么细小,捏在人的手里简直要看不到了。

巧巧笑了。山鬼们真是上好的铁匠,多细小的活儿都能干精巧。

“这才是原野上的杂货店呢!”田鼠满意地说,“总是用花刺呀什么的当针,一点儿也不好用,容易断。对了,”它看着巧巧,眨眨眼,“有针的话,那么线也是有的,布也是有的,对吧?”

线当然有。有多细的针,巧巧自然就准备了合用的线。可是,布的话……她看看柜台上的剪刀。

“不行,得是真正的布,棉花纺成的线织成的布,才行。”田鼠说,“如果是花布就更好了。”

花布!

巧巧想起来了,她弯腰从柜台里拿出一叠花手帕:“这些行吗?”

田鼠惊喜地尖叫一声,扑了过来:“这么多,这么多!这么好看,这么好看!”

可不是嘛,多好看的花手帕啊——绿底红樱桃,蓝底小金鱼,白底小蓝点,更不用说各式各样的花了!

田鼠突然转身,一把抱住巧巧放在柜台上手指,脸贴上去,说:“您真好,您真好!”

它那细小的胡须擦过巧巧的皮肤,巧巧的心变得毛茸茸、暖烘烘的。她伸出另一只手,用一根手指头轻轻抚摸着田鼠,说:“你喜欢就好。”

“我喜欢,我喜欢,我喜欢极了。”田鼠仰起头说。它的眼睛亮晶晶的,闪耀着光彩。

阳光照在湖面上,照在菜园里,照在大樟树上,照在小小杂货店金黄的屋顶上,照在屋前红艳艳的鸡冠花上,照在在仙人掌的尖刺上。今天真是明亮亮的好日子。

原野上的杂货店

欢迎分享

微信扫一扫,订阅「故事365」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无需密码 现在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