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猪大叔的小鱼风铃

到了冬天,叮咚镇刮起了小北风,雪花飘飘洒洒地飞舞起来,野猪大叔也开始了辛勤的忙碌,它把一条一条腌制好的小鱼小心翼翼地悬挂到树林里。

小鱼一挂到树枝上,立刻裹上了一层晶莹的冰凌。那种有趣的情形,想都能想象得出来――披着白雪的树林里,生长出了一条条闪着光的小鱼。于是,风的调皮小手推动小鱼撞击着树枝、撞击着雪花、撞击着树上垂挂下来的冰凌……叮咚作响。声音时疾时缓、时大时小,清脆悦耳宛如风铃一般。居民们听到了,脸上挂上了笑容,孩子们听到了,眼睛里闪动着企盼……老拐杖熊更有不一样的理解:“这是最好的催眠曲,听着它们叮叮咚咚一响,就进入甜美的梦乡了。”

然而,老灰狼镇长夜里却没有睡好,太阳已经晒到屁股了,它才睡眼惺松地爬起来。它推开门听听外面的风声,再探头看看屋檐下的冰凌,有些纳闷:“风也有,冰凌也有,那小鱼风铃声怎么没有了?”

话音未落,狐狸警长和猴子探长闯进来了,猴子探长不小心把它的棉大衣剐到门框上,“咔哧”撕了一条大口子。老灰狼镇长嗔怪地说:“笨手笨脚的,也不是头一年在叮咚镇过冬天,穿那么厚干什么?”

猴子探长还没来得及说话,狐狸警长就慌张地说:“不好了,大眼睛山猫老白的儿子、长嘴巴野猪的儿子,还有老拐扙熊的孙子这些小孩,它们把我围上了,说……”

老灰狼镇长说:“说什么了?你倒是快点儿说啊!”

“它们说野猪大叔的小鱼风铃丢了……”

“怎么可能啊?都挂几年了,今年怎么就出事了?”

狐狸警长说:“您不是说过,孩子们的事无小事,凡涉及到孩子们的事您都要亲自过问吗?”

老灰狼镇长说:“好!我们一起去看看!”

来到树林边,小孩子们已经围了一大群。野猪大叔伤心地蹲在雪地上:“忙了这么多天,一林子的小鱼,一下子就、就变成这样了,谁这么狠心啊?”

老灰狼镇长到树林里走了一圈,茂密的树林里,已经没有几条小鱼了,它问:“不会是大风刮跑了吧?”

野猪大叔说:“不会,昨晚的风并不是很大,甚至午夜有一阵子风还停了,大概就是那个时候……”

“绳头齐刷刷的。”狐狸警长查看着,“可以确定,挂小鱼的绳子是被剪刀剪断的。”

老灰狼镇长问:“还发现什么了?”

“大树干上有一个新鲜的大爪痕,像是一只大型猫科动物留下的。”

老灰狼镇长说:“在树林边继续认真寻找痕迹,刚下过雪,作案者的脚印会很清晰。”

狐狸警长应声离开了,但不大一会儿,又返回来了:“报告镇长,雪地上什么也没有留下。孩子们寻找作案者的脚印,已经把周围的雪地踏平了,而且,孩子们的脚印继续向外扩展着……”

“那,依你多年警长的经验,下一步要怎么办呢?”

狐狸警长说:“我听镇长的。”

老灰狼镇长沉思着:“要不这样,你先带着孩子们回警所了解一下细节,这个案子由我亲自来侦破?”

狐狸警长很惊讶:“您亲自侦破?”

“你怀疑我的能力?你放心,我不会仅仅凭借爪痕就去怀疑那个来旅游的美洲虎。南美旅游团昨天傍晚就离开叮咚镇了,而小鱼风铃声是半夜时分才没有的,时间上对不上号。至于下一步怎么办?就得由我慢慢想了……”

看狐貍警长带着孩子们走远了,老灰狼镇长把眼睛转向了猴子探长。

猴子探长说:“也许狐狸警长说的爪痕是东北虎、东北豹的,它们虽然不常光顾,却也不是没来过……”

野猪大叔说:“通常它们都从狐狸谷那边沿着大清河过来,现在河封冻了,过来更方便些。”

老灰狼镇长拿起手机,拨通狐狸谷景点值班室,好长时间也没有听到值班员接电话。野猪大叔着急地说:“一定是去卫生间了,要不我跑一趟吧?”

老灰狼镇长摆摆手:“一起去,一起去!”

老灰狼镇长、猴子探长和野猪大叔刚走到一半,就遇到迎面走过来的狐狸谷景点值班员长腿山猫了。它说:“镇长,我刚才发现了一个东北虎的脚印,但它走到鹰架峰就拐下去,过大清河走了,没往镇上来。”

老灰狼镇长问:“你怎么知道我来问这个?”

“狐狸警长来电话,问过这件事了。”

老灰狼镇长又气喘吁吁地回到案发现场,它要重新调查现场证据。除了爪痕,就没有别的痕迹了吗?手机突然响了,是狐狸警长打过来的:“镇长,孩子们包围了白猫餐馆,说它家院子里的树上挂满了小鱼……”

它们又急匆匆来到白猫餐馆。白猫正气急败坏地往院外驱赶着孩子们,看见老灰狼镇长,大声说:“镇长先生,您快给我评评理吧,我三天前在城里买的小鱼,刚刚腌好挂上去,它们非说我是小偷。”

老灰狼镇长觉得事情太过巧合了,就问:“你有买小鱼的收据吗?”

“当然。”白猫拿出一沓收据,“连同买盐、买调料的,都在里面呢,您仔细看吧!”

看到了买小鱼的收据,老灰狼镇长连说:“对不起,对不起!不过,我也要批评你几句,既然孩子们问,你就拿出来收据让它们看,不就没事了吗?”

老灰狼镇长再次回到树林边,在雪地里转啊转。在一个不引人注意的雪窝子里,他发现了一个铁钩子和一把剪刀。它拿着铁钩子,在大树干的爪痕上比较了几下,然后,在低一些的位置,惟妙惟肖地做出了一个新的爪痕。

“这个家伙有点儿小狡猾,竟然给我玩了一个圈套!”老灰狼镇长大声说,“猴子探长,你快去,叫狐狸警长赶快过来,说有新线索了。”

狐狸警长回来了,老灰狼镇长拿出铁钩子和剪刀让大家看:“都看仔细点儿,在什么地方见到过,有印象没有?”

狐狸警长和猴子探长小声嘀咕几句,摇摇头说:“都不是叮咚镇的,这个钩子太长,很像是拉车用的,剪刀太大,是不是剪羊毛的啊?”

野猪大叔说:“我说两句行不行?以前吧,镇上的治安挺好的,就在最近,进来了好几拨新加入的,它们经常来树林里看悬挂着的小鱼,还问个不停……会不会是它们?”

老灰狼镇长突然想起来了:“昨天新来的三个居民是不是草原的?狐狸警长,快去招待所把它们都叫过来!”

三个新居民――一个是草原狼,一个是老麝鼹,一个是东北兔。它们来到树林边,呆呆地看着老灰狼镇长,不知道要干什么。

老灰狼镇长干咳了两声:“有一件事,需要大家配合一下。你们说说,昨天零点左右,大家都在干什么?”

草原狼说:“我的名字叫大老实,好说实话。叮咚镇的天有点儿冷,夜里没有休息好,半夜那会儿,我和孩子在房间里烤火取暖呢!”

老麝鼹说:“我叫迷糊,我们鼠类都生活在地下,特别是小孩子,我要生小孩了,正连夜在房间的床下打洞呢。”

东北兔说:“我叫小机灵,这几天太累了,昨天晚上我睡得很好,盖着大被一觉睡到大天亮。”

老灰狼镇长笑笑说:“大老实先生,你可以谈一谈你烤火取暖的感受吗?”

“我,我……”草原狼大老实看着老灰狼镇长的眼睛,一下子紧张起来。

“你没留意吧?我也是一只狼啊。”老灰狼镇长摘下了帽子,“我知道狼们都不怕冷,却非常害怕火……说说吧,那些小鱼到什么地方去了?树干上那个大爪子是怎么回事?”

草原狼大老实很生气,大声说:“叮咚镇是动物小镇,但你们怎么能欺负外来的动物呢?我抗议!”

狐狸警长说:“大老实,你初来乍到,可能不知道那些悬挂在树林里的小鱼是用来做什么的吧?”

草原狼大老实扫了一眼狐狸警长,没有接话。

狐貍警长解释说:“每年八月,缺氧的鱼就会从叮咚湖里跳到岸上,大鱼被居民拿去煮汤补充蛋白质了;小的呢,就被野猪大叔收集到盐罐子里,等到冬天悬挂在树林里风干,再等到春天来了,烧一锅热油炸成美味风干鱼,一家挨一家地送给小孩子们。当然,以后也包括你家的孩子。”

草原狼大老实不相信地摇晃着头:“警长先生,你说那些风干的小鱼是要留给镇上孩子们的?我活了这么大,这种事……怎么可能呢?”它一甩袖子走了。

夜悄悄地来了。

草原狼大老实听到房间门口有声音,忙出来查看。它看到自己房间门口、麝鼹房间门口,各放了几条小鱼,都快风干了。下面压了一张纸条:

大老实先生:

欢迎你们来叮咚镇定居,小鱼少些,留着给孩子补充些营养吧。

后面没有署名,但草原狼大老实知道是谁写的。

草原狼大老实很惭愧,捡起小鱼,带上铲子,赶忙去了一片树林。它在雪地里挖出一包小鱼,摊开来,一条一条悬挂在树林里。

野猪大叔静静地站在树林边看着――从听到第一声小鱼风铃声,它就来了。它的心中洋溢着甜蜜和安宁,它想:叮咚镇的居民们、小孩子们一定也听到了,也一定有着同样的感受呢!

野猪大叔的小鱼风铃

欢迎分享

微信扫一扫,订阅「故事365」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无需密码 现在注册